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灵魂来处,定是归途。

简单着。明朗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『原创』远方·背包·驴行客  

2015-11-02 16:27:02|  分类: 恋歌芳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『原创』远方·背包·驴行客 - 沙漠驼铃 - 灵魂来处,定是归途。
    

红叶遍及山岩时,我决定到山里去。

当背起背包走入大山怀抱的时候,我才知道作为一叶红的风华。

脚下的土石是亲切的慰安,盘踞山水之上的蓝空也来浩瀚寂静相握。

日子,一下静止了。岁月,凝滞了步伐。  

原本,思想是空虚的;原本,没有必要思索什么。

我只想不停地走下去。我只想呆在这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几茎蒹葭傍山谷,溪潺细脚自在流。

杳阒空濛梵叶红,心向燊然一旁生。

 

只消一袋烟功夫,驴友的脚步就分散开来。一个个孤立的整体开始独自对阅山里。

山,也开始逐渐铺开她的真面容,一层一层呈现。

不是仁者,但绝对钦羡仁者的情怀。那种乐,是浸润心灵的一种沉默,是流淌心间的岌岌向往,是一枝暖意的莅临。

山中的小路,起初是人工铺砌的,走起来比较平顺,但也少了山的凸凹的深度。

她的好处是,你不必担忧脚下土石的羁绊,可以边走边欣赏。

几支漂白的蒹葭,跳跃着悠闲的舞蹈,似乎欢迎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。

一棵叫不上名字的老树,倾斜着黢黑斑驳的树皮、嶙峋的虬枝,在暮秋的晨起安详张望着······不由得,一丝感动泛起:静倚深山多少年,汲露咽风

看似闲。阅尽山中岚岫事,一荣一枯度人间。

而我的红叶,那团团的火、簇簇的焰,此刻,正隐匿在山的另一端。山中的雾,是空濛的云烟,在上午九点多的阳光中仍舍不得给大山揭开神秘的面纱。

 

云向高处天知远,欲去深山苦攀援。

登临碣石举目眺,漫山遍野赭红染。

 

攀爬的道路虽已被以往的驴友开发出大致模样,但有的路段依然陡峭,依然遍布荆棘。走在其中,充满了挑战感。由不得不小心、不细心。无法想象一不小心的后果。所以,处处惊心,处处用心。

经历层层叠叠艰难攀援,但也无法逃避手上被荆棘剐伤的命运。看着儿子小手上的血痕,我只能告诉他“吃一堑,长一智”,坚强的儿子也不再抱怨,依然背着大背包一步一步紧跟大头驴前行。

崇山峻岭,如一道道屏障,遮挡住视线,又放行视线使人豁然开朗。

景象大开之时,一道道心门兀自打开。

最爱这红了!

一团团红云,定格在山顶、山腰、山涧。一朵朵,一簇簇,如初绽的新蓓,似乍然的爱焰;错置的、随意的,大块的、小爿的,红得没有章法,红到毫无道理。

似神的大手,一不小心打翻了马良的红墨,于是,到处都红灿灿红彤彤红艳艳了!一色的红,霸占了我的视野,横亘了我的目力。

而红又是流动的,倒映在澄澈的涧水里,随流水闪耀,随日光起伏。一波波青春的舞蹈,在显耀生命的激情和开放的迷离。是啊,不再说秋已暮,不敢妄自结论了。人生,各有各的精彩。

天空的蓝,怎么看不到了呢?一层层暗红的山岩、乳白的山岩、粼粼的涧水怎么就看不到了呢?还有,那一棵棵悠悠枝头的山果树怎么就看不到了呢?

她们就这么红着,不管来客,不问归期。

眼睛有些潮湿,尽管分明山风在我耳畔。

 

 

莫道红一霸,勿论五彩色。

富贵不显富,贵为有福者。

 

一路上,我最想问的问题是:你看到了什么?我怎么感觉自己除了山、除了树、除了草、除了泥土石头、除了涧水和天空之外,甚至连一只鸟也没有看到呢!

可是,我问谁呢?儿子尚小,他只是我同行中的一个小伴儿;驴友虽多,却怀揣各自的沉默。像儿子不谙沉默,主动亲近两头小驴,却遭到冷漠的回应一样,我也只有一路沉默,沉默面对沉默的大山,大山也以沉默拥抱我。

是啊,或许,沉默是最好的表达。

那满山的红是沉默的,那层岩叠嶂是沉默的,那山涧是沉默的,那涧水是沉默的,那包罗万象的天空是沉默的,那朵洁白的流云也没有说话、、、、、、

沉默是一种境界。如果大山不够包容,如果脚步不够坚定,如果阅历不够丰富,如果人生不够豁达、、、、、、

愈加喜爱沉默。沉默不是悲哀,它是一种温暖,一种无言的关怀。

沉默中,我遗忘了自己。忽略肉身,我是山中的一抹清云,抑或我是山民石门外随意堆积的一枝枯柴,是岁月流逝中山间的一块鹅卵。

大山,多么富有!

这种富有,是坐看云起云落宠辱不惊的尊贵,是久经风刀霜剑的沉稳,是孤独隐忍的风度,是对望繁华喧嚣坚如磐石的不愠不火。

 

 

隐隐青山几度红,风华易逝水长东。

试问人生欲何求,云烟影里质朴情。

 

红极一时的黄栌,注定要凋零。这是无比悲怆的。

漫山遍野的红,怎能掩盖落红的消瘦?

一茎红,在枝头的阳光中,兀自轻舞。她不知道她的归期,这或许也不是她所关心的。她关心的应该是当下,给自己一次轻盈的自由,飞,像在空中,尽管这是枝头。当下,或许她也不关心。就这么活过,不问今世不问来生。

没有圆润的露的润泽,连一只蝶也没有。这些,她也不在乎。只要有立足的泥土,只要生活在阳光里,即使没有阳光也无所谓,只要有供给呼吸的空气,一方存身之地就足够了。

叶,随圆就方的黄栌叶,就这么红着自己。

那些生活在深山中的山民何止不是如此呢?!

艰难在山中开采出一小爿平坦,就是他们的土地;择块山石坐下来,就是他们的座椅。他们的房屋,或积聚一处,或散落山里。这房屋,依然古朴,依然透着山中的清寒之气。门外的枯枝和灿烂的秋菊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他们门前的果蔬散发着生命的光辉,一如他们脸上的沉静,是那么美好和易于亲近。

触摸这些,就如触摸父亲的深眸。我的心跌入温情的大海,在最后的暮秋时分拥抱安详和馨香。

 

 

一山一寺钟鼓声,观音莲台诵心经。

幽冥真世还复来,对瞻如来般若空。

 

如果有来生,我是否再次为人?

如果有来生,我是否往生为山中的一个精灵?

如果有来生,我是否有大力普度众生?

山门口,有两排山民,他们几乎是清一色的老年人,穿着不似山外老人的时尚和净洁,脸色土黄。我知道,这是他们终日山风吹拂的原因,也是他们经济不宽绰的表现。他们自觉在山的入口处排成两排,摆满他们的山产品。山楂、红薯、核桃、软枣、花椒、萝卜、丹参和树根等等。一定是他们舍不得吃才拿出来换钱的,若不,不会这么一簸箕,或者一竹篮,或者干脆就码到土地上。可见,山中这些老年人生活的艰辛。当我买花椒,看到老大爷的手被采摘剐得伤痕累累的情景时,心酸浸满心间。

明白了,为什么他们祈愿神灵。

明白了,胜水禅寺为什么香火旺相。

明白了,为什么人生要不断的希翼。

大巴车要启程了,我的心留在了山里。点点回望,折射成莹莹泪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章丘百丈崖莲花山徒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5-11-2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