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灵魂来处,定是归途。

简单着。明朗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『原创·小散』最贱的吃法,最真的味道  

2014-12-23 17:26:24|  分类: 心绪翛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总有一种味道直抵心灵。
总有一种活法适宜今生。

简约一如冬天,收起繁华,漂白成雪色的年华。只身一人,需要过得简单些。
故乡的味道在晌午的暖阳下泛上来,淡淡的,清清的,舔舐嗅觉,像小风鼓动着柴火。

 可巧,有友送的自家园地生产的绿叶大白菜,泡好的黄豆,碾细的豆粉。
换下外套,扎上围裙。厨娘上工了。
洗菜、剁菜,敲豆,切葱姜·······
噼里啪啦,一阵忙碌,家乡俗名叫做“菜豆腐”的材料,备置齐全。

接下来,就是炒和煮着两道工序。
炒,是个技术活儿。
豆油,不可搁太多,也不能太少,必须适中。姜葱花椒粉不可太嫩也不可发焦,微微发黄正好。而剁碎的青菜翻炒也需要一点功夫。
然后是放进适量的豆瓣和豆粉,加水加盐巴,开煮。
等沸腾两次后,叫做“菜豆腐”的玩意儿就完成了。

看着自己的产品,不由的抿嘴笑了:呵呵,这不是一锅猪食么?

可不,记忆像长了腿,蹭一步,就回到三十年前。
萧瑟贫穷的乡村街道上,两个小女孩在母亲的嘱咐下,一前一后,深一脚浅一脚,摇摇摆摆,晃晃悠悠,费劲地抬着半桶类似“菜豆腐”的猪食穿街过巷去场院喂猪。只是猪的便当有一些粗糙而已。
笑着,想着,竟有点羡慕猪儿了:吃着原生态的食物,无忧无虑,无尤无怨,长不长个儿,肥不肥,那是主人的事情。

此刻,我的“猪食”就呈在眼前了!是的,它贱,贱到被弃之,贱到和猪为伍。
可是,我就这么喜欢它。而且,必须趁热吃下,有些迫不及待之感?细细咀嚼,豆瓣的闷和菜儿的脆搅拌在一起有一种无形的劲道和弹力,香就被压榨出来。
这样,屋子里弥漫的香和唇齿间的香,交融在一起,自然而醇厚,持久且浸润。

印象里,再没有一种味道与之媲美了,我称它为渗透灵魂的暗香,是烟火人间的一种贫贱追求。

当然,若是美食主义着,不妨佐几道小菜。
自家腌制的嫩黄瓜,晒过三七二十一天月光流油的青皮鸭蛋,水煮的花生和精致的红心萝卜条········肉类是万万不可的。而且,这几道小佐菜也权作摆设。

这贱,的确贱到单纯。
若可,还可以辅听江南小镇的散文,让山水流转时光恍惚的韵律在心底铺陈成一朵素雅的安闲。
这样,整张心野,就有南北相契,天地相合的意蕴了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