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灵魂来处,定是归途。

简单着。明朗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·散文诗】那些流年里的清欢  

2012-08-30 14:52:19|  分类: 至理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心,是一座俗气无法攻陷的堡垒。

在那儿,低徊着绕指的温婉,光阴的罅隙里,演绎成流年的清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题记

 

蝉谢幕了。

那黑色的小精灵圆鼓鼓的大眼睛,以及流转在枝叶间的歌声消隐了。

遁形的蝉,留下一段传说。那是关于蝉对风的恋歌。

 

秋声起处,落叶飘零。

那一低头的温柔,在土地的凝视里,成为不凋的痴缠。

叶,卧在土地的大氅里,静谧安眠。

 

草丛的石头,开口说:耿介的人生,才是真正的活过。

有谁用沉默打发寂寞?

纤秀的女子、长髯的老者,鸡埘里的童话,林中的鸟兽。

 

一芥尘埃,本是漂泊。聚尘为沙,成就河床的寥廓。

在清明的泉边,瓣瓣落红。那是星辰对海蓝的絮语。

古典的孤独,凄美;在格子的天空里,捕捉那只哨鸽音。

 

病榻上,一具几近游离的灵魂。搓捻文字的枯枝,紧拽生命的年轮。

人,不会在一个地方搁浅。但是,浮萍也有根。

星辰睡去了。山峦裹入晨曦的光辉。

 

我本不是我。我是那弯月,亦或是那山坳里的一朵毒蘑。

当大地酣然入睡,你和我,都走人别人的梦乡里。

猝不及防的,半明半晦的,都羼入酒的味。

 

 

伊人边框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